<< 返回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:美淘美惠 > 焦点 >

劳作需愉悦身心:白领爱卡拉大家很OK

2010-07-08 21:53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已有 人关注
人类为什么要开始唱歌?因为古人要在劳作中愉悦身心。到今天也一样。其实本来在办公室里被隔壁部门的无礼同事纠缠得郁闷了,也不妨高歌一曲发泄一下。可惜那样会被老板开除。所以我们就在劳作结束后,用劳作换来的钱去卡拉OK一下。这城市里练就了无数精通卡拉OK的格子间男女,卡拉OK改变了我们的夜晚。

  卡拉OK爱恨情仇

  “百度知道”上有人问,究竟如何定义“麦霸”?大家的回答排列如下:手持麦克风的时间、会唱的曲目数、你的性格是否放得开。如果排一排他们对卡拉OK的要求,前三位是:音响、曲库、餐饮。音响,不仅硬件要好,调音的工作也要做好,回声混响等到要均衡到最好;曲库,一定要齐全,考虑到他们那天是从“小甜甜”(复出以后的新歌!)唱到林肯公园,看来“麦霸”们对“曲库齐全”的标准绝对高于平常人;至于餐饮,一定要可口丰富又上得快,便于“麦霸”们节省下班后的就餐时间。

  真正麦霸:至要紧大家听我唱

  “麦霸族”Love:在点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了N首歌,然后下面是个唱时间。“麦霸族”Hate:经常会有人不择手段地偷偷插歌,结果打烊了还没轮到自己的歌。

  有一个识歌无数的“麦霸”不难,难的是一群人各有神通,人人都声线出色,且善于点一堆歌K出水平K出气氛时不时还K出一个小高潮。恰好这群人又时常在一起活动,难免就成为横扫上海新开歌场的“麦霸族”。那天被我们请来体验的C先生一群就是这样一个“我爱K歌”小团体。当然,他们的活动范围仅限市中心区域。C先生代表小团体发言:对他来说,卡拉OK包房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功能单纯,焦点集中,“重要的是大家都集中在一个地方听你唱歌”。如果包房过大,功能区域太多,他就觉得在场人士在各做各事,注意力分散,K起来没气氛。(显然他不会对有露台的卡拉OK太感兴趣,大家都躲在外面吹风喝老酒,人又跑进跑出……)

  我怕K歌:但爱喝酒玩骰子

  “怕K族”Love:每次都冷场,下定决心苦练后终于学会唱苏打绿新歌,觉得自己没有跟时代脱节。“怕K族”Hate:突然学会唱热门新歌,又会被朋友说装嫩。

  喜欢参加K歌活动但其实又不太会唱,最怕听到的就是:“你怎么不唱?快去点呀!”

  所以在卡拉OK包厢里,最不让“麦霸”喜欢的就是他们!因为他们为了掩饰自己不会唱歌的真相,就喜欢喝酒、玩骰子或者到露台上去吹。对这样的人,“严重”推荐他们拉着队伍去fame这样的“新式KTV”唱歌,因为节目实在太多了,可唱,可跳,可劈情操,可对着淮海路的夜景吟诗。

  假装爱唱族:最爱陌生人

  “假装爱唱”Love:唱起拿手曲目,在自己苦苦练过的高音转折处引来掌声一片。“假装爱唱”Hate:第二次跟同一拨人唱歌,他们发现你只会唱这些歌,就在你开始唱歌以后去上厕所。

  苦练某位或某类歌手的歌,音色每每可以乱真,但是……其实只会唱这些。

  你身边一定有这样的人,他们其实对K歌不是太感兴趣,但迫于周围群众压力不得不经常随大流参加这样的活动。

  到了现场,他们也点歌,但只点某一两位歌手的歌,通常都是老歌。听来水平颇佳,歌也颇小众。然而等到下次K歌时,他就只有坦承:“我……我只会唱这些。”再一问,新歌榜上的歌连听都没听过。

  K歌失败者:卡拉OK的发明人!

  卡拉OK的发明人井上大佑曾因“发明卡拉OK,向人们提供了互相宽容谅解的新工具”,而获得过在哈佛举办的“搞笑版诺贝尔和平奖”。在日本,人们会说:“毛泽东、甘地改变了亚洲的白天,井上大佑改变了亚洲的夜晚。”他还曾被美国《时代》杂志评为“20世纪亚洲最具影响力的20人”之一。

  但他最初在1967年发明卡拉OK时(带麦克风的投币放音机),并没有意识到要去申请专利。于是,在1亿多日本人就有6000万晚上爱唱K的年代里,他并没有发财,最后他的小公司还破了产。不过,井上表示他不后悔损失专利权,因为专利权可能会让他发上财,但他也很可能因此扩张到别的领域投资,“最后可能会在经济泡沫破裂后留下如山的债务。”

  现在井上和卡拉OK产业还保持着联系:他经营着一家销售蟑螂药、蚂蚁药和灭鼠器的小公司,向卡拉OK包厢推销灭蟑药。在他看来,“卡拉OK机的故障80%是虫子引起的”。

  K歌得意人:唐骏掘到了“第一桶金”

  “打工皇帝”唐骏说他有“四大发明”,前三个分明是:卡拉OK计分器,街头男女速配机,大头贴。好吧。简直难以想象。不过他的确是用卡拉OK计分系统赚到了人生的“第一桶金”——卖给三星,8万美元。反正在美国读博时,他博士也没好好读,毕业前已经开了三家公司,业务涉及为国内卡拉OK歌曲拍摄美国风光、倒腾姜昆等大牌中国明星到美国访问、倒腾完一遍后搞清楚了签证流程就以律师行的半价帮留学生做签证……

  在谈话节目中,他说大头贴也是他发明的,据说卖了50万美元。总之,在博士毕业时已成百万富翁的唐骏决定进微软看一看,从打工的程序员做起,但10年后做到微软中国总裁。只能说,作为白领,他实在是太厉害了。

  卡拉是如何OK起来的

  卡拉OK实在已经成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。都说城市夜生活,越夜越精彩,其实来来去去,除了酒吧,无非卡拉OK——当然你可以举出更多城市夜生活的项目,打牌、搓麻、桌球、夜宵……但这些都属广义范畴,若问夜生活,下意识跳出来的符号,当属“嗳,去K歌口伐?”

  最近上海外语频道ICS在播一出美国真人秀《Don'tForget the Lyrics》,一眼看去实在叫人惊讶,这不就是一间超级大超级豪华的卡拉OK包厢吗!

  原来风靡亚洲的卡拉OK,终于成功地“文化输出”,占据了美国人的电视屏幕!与深深植根在卡拉OK文化里的浙江卫视《我爱记歌词》不大一样的是,美国人出手实在是阔绰,奖金最高额100万美元,且来者都有奖,不像咱们这儿,答错一题前功尽弃。

  大堂卡拉OK到包厢KTV

  都知道卡拉OK是日本人的发明,传到中国台湾,再转口到大陆。不过上海最早出现的卡拉OK却是“日本直送”。一个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去日本留学的上海人,在1985年前后开出上海第一间卡拉OK,地点在如今希尔顿酒店附近——这是上海卡拉OK业内人士Michael的回忆,他的浪莎歌城是唯一能与钱柜等等台资KTV分庭抗礼的本地连锁品牌。更具体的信息,因为年代久远而难考,但这种大堂式的卡拉OK迅速风靡,工人文化宫、单位活动室都装备上了卡拉OK设备,你方唱罢我登场,唱得好的,全场鼓掌喝彩,碰到五音不全且不着调儿的,大家一起受罪,这是很多人对上世纪80年代的集体记忆。

  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,大堂式卡拉OK已经成为全民娱乐。

  其实,卡拉OK曾经有一度还是家庭娱乐的项目,很多上海人家,到现在都还存有具备卡拉OK功能的VCD机器。更早时,卡带收录机都曾经加入过压低原唱音轨的功能,接上麦克风,就是简易的家庭卡拉OK。但是,在家里自娱自乐固然有趣又省钱,但设备专业度肯定和消费场所的KTV没法比。卡拉OK业,总比家庭影音设备超前,片源方面,卡带到激光唱片一直到电脑点歌,电视机方面,直角平面、背投再到平板电视……现在,甚至有人开始尝试做网络卡拉OK,据说可能是网络游戏和SNS社区之后最具潜力的网络娱乐项目——有人这么以为并不算是异想天开,卡拉OK满足所有人的表演欲,抢占话筒的麦霸,早已经唱出互联网的真谛:每个人都是3分钟的超级明星。哪怕K歌之王身边的沙发上,同僚友侪正忙着猜拳喝酒,真正陶醉的,其实独你一人,有什么关系呢,卡拉永远OK,来吧送你几百万人留过泪的歌。

顶一下
(124)
100%
踩一下
(0)
0%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帐号:密码: 快速注册
热门推荐
如何看:男友在你之前有没有性生活

精彩专题